關閉

專訪羅援少將:兩場戰爭讓我印象深刻

作者:
2019-09-30 15:47:15

我這一生也經歷了一些風風雨雨,與共和國的跌宕起伏是聯系在一起的。給我印象最深的,應該是兩場戰爭。一場是抗美援老撾作戰,另一場是科索沃戰爭


專訪羅援少將:兩場戰爭讓我印象深刻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我國組織了抗美援越作戰和抗美援老撾作戰,我當時作為軍工作組的成員參加了援老撾作戰。臨出國時,每人都可以給家里寫一封家信,可以寫幾句話,但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蹤。當時我就寫了這么幾句:“處處青山埋忠骨,何必馬革裹尸還”,這是我父親曾經給我念的一首詩。

我想,我把這首詩傳回家里,父母也會知道我的情況。雖然我沒有暴露去干什么,但他們知道,我是在為國效力。人生能有幾次搏,我搏了一次,為國家上過戰場!

科索沃戰爭結束不久,軍事科學院組織了一個代表團到南聯盟進行實地考察和友好訪問。到了南聯盟貝爾格萊德時,我心中就有一種悲憤:一個主權國家被霸權國家打得滿目瘡痍,大樓千瘡百孔。這種心情在抵達我駐南聯盟大使館時達到極致。

憑吊在戰爭中犧牲的許杏虎等幾位烈士時,我們在使館前獻了一個花圈,站在那里,所有的軍人都掉下了眼淚。我們強烈感受到了一種使命,國家的尊嚴應該由我們軍人來捍衛,落后就要挨打,那真是一種切膚之痛。從那以后,我回到軍事科學院更加自覺地從事軍事理論研究,特別是現代戰爭的研究。

從南聯盟回來不久,我有機會去美國當訪問學者。我曾經到大西洋理事會參加一個學術報告會,恰恰遇到美國駐北約總司令克拉克在理事會議上述職。

在述職報告中,他講到美國在科索沃戰爭中,整體組織協調多么完美,他們的武器打得多么精確。最后記者提問時,我站起來說:“我今天想提個問題,你們作戰這么完美,武器這么精準,怎么把我們的駐南聯盟大使館給炸了?”全場一片嘩然,克拉克也很尷尬。

現在,中國的國防實力已經進入世界第一方隊。有些人把這稱為“中國軍事威脅論”,而我認為,這是和平力量的增長。世界上之所以打不起來大的戰爭,是因為中國國防起到重大的制衡作用。我們提出要在本世紀中葉達到世界一流軍隊水平,也就是說,我們現在還不是世界一流,現在是正在進行時,而不是完成時。

強國必須強軍,軍不強,國家最多是一個“富國”,永遠成不了“強國”。我們總說,大國之間的比拼不是在比“重量”,而是在比“力量”,不是在比“肥肉”,而是在比“肌肉”。這個“肌肉”,這個力量就是我們的國防實力。有強大的國防,我們才有民族尊嚴,只有讓軍人有尊嚴地站著,才能讓中華民族有尊嚴地崛起。

家彩开奖千禧3d试机号开机号